昆仑网首页
 
从发电报到用智能手机

日期:2018-09-21   文章来源:老年康乐报

前不久,我在箱底翻出一沓旧信封,那是我保存下来的老家的来信。在那个年代,写信是常用的通讯方式。信从老家寄到新疆,不用一个月,也要20多天。如有急事,只有发电报。记不得发电报有多贵,反正我知道,电文总是精简又精简。有一年我收到“母病速归”的电报,慌忙请假探亲。可回到家一看,母亲好好的。母亲说:“太想你了,好几年都没有你的音讯,只好发个假电报,让你回家看看。”

上世纪70年代的电话,是用手动摇柄摇出信号,通过总机再接通所要的目标话机。那时我家的一个亲戚在电话总机房工作,每次到他那里,总看到他忙忙碌碌。不是插线,就是爬高上低抢修线路。谁要想打个长途,那可真不容易,不但费用高,而且只有到县邮电局才能打。

上世纪90年代,中国电信有了程控电话,电话座机开始进入小家,我家也安装了座机电话。这下可真是太方便了。尤其是过年,一大早我们就起来,赶快打电话给老家人拜年。稍慢一些,到了通话高峰,长途就打不通了。为了外出方便,后来我又买了“BB机”,随身携带,及时传呼。 那时候只要见到有人拿一个“大哥大”,那简直羡慕得不得了。渐渐地,各式各样的手机纷纷登场,也只有一两年的时间,手机就成了人之必需,人手一个不足为奇。有的手机会报号,有的手机会报时,功能繁多,各显其能。因为手机实在太方便了,家里的座机几乎不用,成了摆设。

本来我有一个“金立”手机,可打电话、发信息,感到很满意。但用了没有几年,孩子们说 “过时了”,非要给我换个“智能”的。刚开始用还不习惯,但慢慢地适应了,发现它的好处太多:不仅能上微信,视频聊天,摄影,录像,而且还能绑定银行卡,交纳各种费用。如今,我是一刻都离不开手机了。
(作者:李学延)

昆仑网微信二维码
 

主办单位: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
承办单位: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员教育中心
技术支持: 0991-2508327 0991-3838958-808
新ICP备05003780号